2019年11月11日 星期一

股房二市超完美五鬼搬運手法大公開



今周刊第1190期「打假球的居住正義」專題報導以內政部政次花敬群的話為引子,「房市問題,一是貴,一是漲,另外一個是炒。」並指出關鍵問題是『貴』,過去市場上常見的『炒』倒還好


但是近來房市的炒作動作真的是還好嗎?或許跟2015年之前幾乎全民運動的房市炒作比,規模上確實是還好;但也或許是他沒看到最近市場上的一些「異常」現象,譬如新竹竹北市有預售建案400多人漏夜排隊搶買屋,譬如台中烏日建案3個月賣上千戶房子,又如南部建商讓利買氣大爆發


這些都是最近新聞版面上的大標題,加上央行最新公布9月份全體銀行房貸餘額及建築融資餘額,再度雙創歷史新高,在在顯示房市不僅有過熱的跡象,堂而皇之的炒作行為更在市場上公然上演中。


但是這些真假難辨的炒作,或可說是宣傳手法,畢竟還是個案式的、散兵游勇式的在各地點火,事實上集團式、有計畫、有組織的公然炒作,也毫不避諱的在市場上演出,其中最近大家談論最多的,當屬「明修棧道暗渡陳倉」的這一超完美的房股炒作案。


2016年筆者曾寫過一篇文章,標題為「利用房產五鬼搬運4大手法大公開」,最近將該篇文字重PO在個人社群網頁上,意外的是仍然吸引大量的點閱數,也有很多人接龍「蓋樓」討論,其中包括一個老朋友A君看到更私訊我說:「怎麼不再寫新的五鬼搬運手法呢?」


戲法人人會變   運用巧妙各有不同


我回說,有嗎?事實上是想探他的話,況且我自己在上述「五鬼搬運4大手法」文章當中,就有點武斷地指出五鬼搬運的手法不外乎4種模式,或是這4種模式的變形,我若承認有的話,不就是自打嘴巴嗎!


不過,這位多時未見的A君除了消遣我,說我敏感度變低之外,更用我文章中的字眼回敬我:「戲法人人會變,只是運用巧妙各有不同,而且手法與時俱進有越來越進步的趨勢」


看來他是胸有成竹,似乎也想吐露一些東西,我當然也很想一聽究竟,於是立馬約時間地點見面,這個「明修棧道暗渡陳倉」超完美炒作案,利用房產五鬼搬運的手法,正是我們喝咖啡聊是非時他告訴我的,由於太經典了,我決定將之列入我五鬼搬運手法中的第5大手法,在此借花獻佛分享給大家。


五鬼搬運新手法:明修棧道 暗渡陳倉


話說有一家上市科技公司X公司要籌建企業總部,遍尋多年都找不到合適標的,於是找上人稱房市鐵嘴的D君幫忙,適逢在台北市東區過去一點點有一個新預售建案要推出,是一家上市公司Y公司的大建案,其中有辦公樓及住宅樓的規劃,房市鐵嘴名不虛傳,使出渾身解數,加上舌粲蓮花之功力,一樁幾十億元的辦公樓交易就搓合成功了,賓主盡歡,鐵嘴更是賺了一筆豐厚的仲介服務費。


A君講到這裡,我真的是有點失望,也差點「變臉」,這故事說到此不僅平淡無奇,也看不出哪來的五鬼搬運之情事?


A君說,稍安勿躁,開頭這部分只是明修棧道,接下來的暗渡陳倉才精采呢!


原來Y公司多年前就要推案,但因基地大,量體更大,產品如何規劃?價格要如何拿捏?一直搖擺不定,一度對外喊出住宅樓要賣一坪百萬元,無奈當年該區沒有百萬元的建案,強推的話,結果如何已在預料之中。


由於曲高和寡,代銷公司更是遲遲不敢進場,後來房市當中每隔一段時間,就有消息傳出說該建案就要推出,但是結果都像放羊的孩子一樣,最後證實都只是炒作Y公司股票的股市小道消息。


2016年房地合一稅上路之後,國內房市持續低迷盤跌,到今年市場買氣歸隊,市況逐漸加溫,上述一些景氣多頭才看得到的炒作現象又一一浮現,Y公司見機不可失,喊了多年的大建案千呼萬喚終於有機會公諸於世了。


有人買辦公樓 要五毛給一塊


無巧不成書,就在該建案猶抱琵琶半遮面之際,D君找來X公司高調喊買該案辦公樓,一般人買房子都是議價、議價,再議價,就賣方開價往下殺,而且是韓信點兵多多益善。


X公司買樓出人意表卻是往上議價,典型的要五毛給一塊。另一高調之處是,一般上市公司買樓對外幾乎都只公布個總價數字,但是X公司與Y公司還特別召開記者會,並畫重點式的指出每坪成交價是1百萬元,頗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



有媒體就訝異的點出X公司怎麼「以那麼離譜,遠超過現在行情的價格購買辦公大樓」,X公司官方的說法是說要「打造一棟七星級商辦」。面對市場質疑,D君趕緊也跳出來補充說明,業主是「經過精算,出價從每坪90幾萬到100萬都用電腦跑過、算過」,最後才以一坪1百萬成交。


原來電腦除了會選土豆,還會選辦公樓呢!況且所謂的「七星級商辦」,也是到目前為止,全世界聞所未聞的房市新名詞。


姑且不論X公司買樓是否買貴、買得離譜了,也不去追究兩家公司之間有沒有「檯面下的合作」,但是Y公司該建案的住宅行情,市場喊價已從10年前不敢開賣的每坪100萬元,一下子跳漲到130萬元,甚至更誇張的已有人喊到每坪150萬元,憑空就「創造」出上百億的市場價值!這不就是變魔術般的五鬼搬運手法之最佳運用嗎?


房價帶動股價的金錢遊戲


這只是這次暗渡陳倉外界看到淺層的部分,在此交易訊息釋放之前,股市分析師已經老早算好,Y公司未來會有這麼大筆的營收進帳,可預期的對於公司EPS的貢獻度有多少?而且是雙位數的貢獻度,股價也早早就啟動,就目前來看Y公司股價,從前一波最低點到現在漲幅已經超過一倍,這在傳產股應該是很少看到股價有這麼勇猛的吧!公司市值當然跟著水漲船高。


「知情人士」也就是知道此中內情的人士,包括X公司與Y公司,或是看得懂這種房價帶動股價的金錢遊戲者,大家都不約而同,也不巧的都「提早佈局」,現在可都是跟著雨露均霑囉!


這一樁超完美的五鬼搬運就僅止於此嗎?當然不止於此,因為還有更大咖的角色還沒進場,就是銀行,能光明正大的從銀行搬運億來億去的資金者,才算得上是狠角色


Y公司有X公司的「配合」,土地資產及未來房價都跟著大幅「膨脹」,跟銀行要多借些土地融資與建築融資也就順理成章,沒有人敢懷疑東懷疑西吧!市場人士指出,夠狠的話,Y公司該建案要從銀行搬錢,做「無本生意」也不是不可能。


A君的故事原本就只到這邊,但隔了幾天他看到另一條新聞,說新店有個近幾年也是拖拖拉拉的大建案要喊停了,他隨即Line我,說這個建案的老闆可能沒找D君,否則以新店的地段及既有生活機能,來個依樣畫葫蘆,再說個動人故事,何愁資金不足,何憂房子會賣不掉!


最後,A君特別千叮嚀萬交代,這一超完美五鬼搬運的故事若是要寫成文字,對外公開發表,一定記得要加上這一段:「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全屬巧合,千萬不要自行對號入座!」




2019年11月10日 星期日

人怕鬼 房市也怕鬼嗎?鬼月真的衝擊房市嗎?



司馬中原說:「中國人怕鬼、西洋人也怕鬼」,凡是人都怕鬼,那房市也怕鬼嗎?只要從事房屋買賣的人,一定都會告訴你,房市也怕鬼,但要如何證明呢?今年國曆八月份的房屋買賣移轉件數,剛好可拿來證明這一個大家多年的疑惑。


傳統民俗月即俗稱的鬼月,農民曆上註明是「諸事不宜」,包括婚喪喜慶等等活動都能避則避,能閃則閃,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因此即使已經進入所謂的千禧世代,很多類似的禁忌還是一直存在,縱使不是牢不可破,但對於民眾的諸多消費行為還是產生某種程度的影響,特別是高單價的房市與車市。


鬼月諸事不宜 影響市場消費行為


但是鬼月是以農曆來計算,與國曆是不相一致的,通常鬼月會橫跨兩個國曆月份,但是市場上的相關統計卻都是以國曆月份為區隔計算,因此很難有完整統計數據來比較鬼月與非鬼月的市場表現,除非是費工的以日銷售數量或金額來加總比較,否則只能用推估方式來比較,相對是比較不精準的。


今年很特別,農曆七月一日(鬼門開)剛好是國曆八月一日,其間只差最後的國曆八月三十一日一天,所以拿八月份的市場統計數據,來看鬼月與非鬼月的銷售表現,是再好不過了,也是最為可靠的數字。


車市「度小月」 銷售率腰斬


在車市方面,全台八月份新車銷售與七月份比較,呈現了「腰斬」的大幅衰退之勢,新車掛牌數只有23,964台,與上一個月份比較呈現 50.5%的負成長,也較去年同期衰退 8%。由此可見,傳統鬼月禁忌對車市的衝擊是非常的大,很多車商在過去一個月真的就是以「度小月」心態度過。


房市的銷售統計不像車市這般迅速,一般是以官方發布的建物買賣移轉件數為準,這幾年來紛紛升格的六都,在相關行政效率上也有明顯的提升,往往在每個月初一或初二就能看到上一個月份的建物買賣移轉件數,六個直轄市占全國交易件數又高達七成以上,因此以六都所發布的八月份建物買賣移轉件數,來看看鬼月與非鬼月的房市表現差異,仍有很高的代表價值。


根據六都最新發布的八月份建物買賣移轉件數來看,與七月份(非鬼月)比較,全部呈現大幅衰退的景象,幾乎都有兩成以上的負成長,而以台南市28.6%的衰退幅度最大,加總六都八月份的建物買賣移轉件數為17,402件,與七月份22,949比較,衰退幅度也達-24.2%


鬼月房市衰退達兩成以上


顯然的,大家認知當中鬼月對房市的影響確實存在,不過與車市比較起來,影響力道算是較輕微的,鬼月大概是打掉房市四分之一的交易量。


若拿今年八月份建物買賣移轉件數與去年同期來比較,去年八月十一日正式進入鬼月,也就是說有10天是非鬼月期間,有趣的發現是,除了高雄之外,都是呈現正成長,這某種程度又自我否定了上述鬼月對於房市衝擊的理論,依循該理論來看,今年八月的建物買賣移轉件數應該要少於去年八月才對,因為鬼月天數30天比鬼月天數21天。


這當中是不是有什麼貓膩呢?好事者或是自認為專家者可能會直指關鍵差異,主要在於交易流程之長短,在車市買車到掛牌大約一星期內完成,在房市從簽約到過戶完成至少要一個月。


以這個角度來看,在房市當中,即使現在你看到了一份完整鬼月的建物買賣移轉件數統計,也不要太當真,它們並不全是在鬼月成交的數據,參考參考就好。人生何嘗不是如此呢!你所看到的一切,也不一定是真的!



2019年10月29日 星期二

陶朱隱園600萬天價 要測試有錢人口袋 還是挑戰政府公權力的能耐?


已經拿到使用執照一年多的信義計畫區超豪宅「陶朱隱園」,近日傳出「開胡」好消息,媒體大肆報導並推估其成交單、總價,雙雙打破台灣史上豪宅的新天價紀錄,引起市場一陣譁然,咸認為這有測試有錢人口袋與腦袋的味道,更是一公然挑戰政府公權力的大膽行為!


根據媒體報導,位在台北市信義計畫區的旋轉體超豪宅「陶朱隱園」,近日傳出有一公司法人買下七樓一戶「開胡」的好消息,市場以銀行設定的貸款金額推估,該戶成交總價應該高達18億元以上,成交單價最低每坪600萬元,雙雙打破市場最高紀錄,其成交單價不僅飛越官方實價登錄最高紀錄「One Park Taipei元利信義聯勤」成交戶,更是她單價的兩倍高。


豪宅王寶座換人 身價兩倍高


One Park Taipei元利信義聯勤」同樣是屬於超豪宅等級的新成屋案,因擁有大安森林公園無敵景觀視野,並傳出台語歌后江蕙購買一戶而聲名大噪,去年實價登錄揭露32樓戶別成交總價4.61億元,推估每坪為299萬元,以些微差距擠下「仁愛帝寶」每坪298.2萬元的最高價豪宅寶座,成為最新的豪宅王,如今「陶朱隱園」跳空站上每坪600萬元的價位,不僅突破了300萬的「彭淮南防線」,更將台灣豪宅的天花板往上大幅拉升。


當然有人要問了,「陶朱隱園」超豪宅真的有如此高貴的行情嗎?事實上也有人質疑這是真的嗎?因此媒體同時就追出,該一法人乃是同一集團旗下的子公司,明顯的是左手賣右手,因此某一媒體就直言不諱點出這是自家人在「造市」,並直接聯想到另一個位於植物園旁的頂級豪宅案「松濤苑」。


2014年上市建設公司潤泰創新公告即將完工的豪宅「松濤苑」頂樓戶以每坪新台幣268萬、總價逾8.75億售出,買家正是自家人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雖然單價不如先前市場上傳的站上300萬元天價,但是在當時的房市氛圍中,尹衍樑買「松濤苑」的「定錨效應」可說是個高招,近日「陶朱隱園」的銷售訊息傳出則有依樣畫葫蘆的味道,而且是畫得更大、更大.....


「定錨效應」依樣畫葫蘆


所謂「定錨效應」亦稱為「錨定效應」,在很多商品銷售時常常被拿來運用,在豪宅市場上更是創新高價的最佳利器。長期以來,因為市場上對於一地的豪宅天花板價已有一個刻板印象,譬如最高每坪200萬元,因此有個新豪宅建案想要賣高過200萬以上,往往就得重新定錨,由自家人去創造出新天價,打破之前已僵固的錨定現象。


看看兩岸三地房市,這類例子非常多,2005年上海位於黃浦江畔的第一豪宅「湯臣一品」推出,掛牌均價是11~12萬人民幣/平方米,約合台幣每坪165~180萬元,高出當時周邊同類樓盤價格4倍,而且又在三戶買家簽約不久後,出現全部退戶的情形。當時媒體形容該案是「虛擬交易、自我炒作」的諸多批評。


另一個案例是香港的第一豪宅、位於半山可俯瞰維多利亞港的「天匯」,這是李兆基旗下恆基兆業地產公司的超豪宅建案,200910月傳出以每坪1057萬台幣的天價售出24戶,成為當年全球最貴的豪宅。只是隔年6月就傳出20戶悔約,讓警方高度懷疑恆基可能為了炒作房價,與買家進行假交易,並大舉搜索該公司。


兩岸三地一個樣 建商自行「造市」


顯然的,在華人豪宅世界裡,為了重新定錨豪宅價格,都有「人為做價」的嫌疑,只是這次「陶朱隱園」的造市做價會不會太誇張了點!市場上因而就傳出兩種聲音,一種聲音說,這是在測試有錢人的口袋,真的,一戶至少18億起跳的超豪宅,口袋若不夠深,沒有個百億身價,是跨不過此一特高購屋門檻的,不過這倒還可以克服,畢竟有錢就可任性!


另一種聲音是說,這是在測試有錢人的腦袋,有錢人口袋深有錢可以任性而為,但有錢人的腦袋並不是都裝豆腐渣,市場上最高價豪宅王每坪300萬以內就可以入手,也是國際名家設計,又有大公園景觀視野,為什麼要花大錢去買一戶怪奇設計,又被其他建築包圍的天價房子呢?莫非把當今世上有錢人都當「盤子」嗎?


但台灣畢竟是個自由開放的市場,有人自抬身價,有人願意埋單,旁人似乎也沒有置喙的餘地。最大的問題,也最令人氣憤的是,像這類藉著媒體之手公開天價交易訊息,公然炒作房價的行為,政府似乎是無動於衷,也無可奈何!


亡羊補牢 未為晚矣


讓我們回頭看看別人是怎麼做的,上述上海的例子發生後,上海房地局會同財稅、工商、物價等部門對「湯臣一品」進行聯合檢查,暫停其銷售行為,並將之列入類似「不良行為」的黑名單當中。


至於香港政府在恒基地產「豪宅門」事件發生後,不僅嚴格規定「房地產銷售合同 5天後公開交易資訊」,並積極完備房地產市場法令規範,制定完整的「一手住宅物業銷售條例」,已於2013年全面實施,同時成立專責單位《一手住宅物業銷售監管局》,管理預售屋及新成屋之銷售,有效抑制市場之投機炒作,並確保民眾購屋之權益。


在無殼蝸牛運動30周年,在高房價仍是民怨之首的現在,看看別人想想自己,政府主管機關是不是該有更積極的作為呢?否則這種公然挑戰政府公權力的情事恐怕會層出不窮。



2019年10月23日 星期三

父母在,家在,父母不在,家何在?



四十一枝花的小霞搬離了從小居住的」,自己在鎮上買了一戶電梯大樓小房子,外人都感奇怪,兄妹之間在父母相繼走後,都還相處得不錯,也沒有爭產的糾紛。只是賣房子的跑單小姐說了,爸媽在,就是家,就是一家人;爸媽不在了,分了家自己就該有個,這種單身或是單親的獨立居住需求,在近年的房市當中是越來越多了。


小霞在台中市一間小學當老師年過四十仍然小姑獨處每天自己開個小車從南投到台中教書兄妹四人都住在父母親自己蓋的透天厝當中,那就是她們的家,不管在外面受到多少委屈,只要一回到父母親懷抱、回到家,就宛如生命中的避風港,所有的不如意也都隨之煙消雲散!


時間仍然繼續在走


不過時間不會停止,仍然繼續在走。小孩一個個長大了,妹妹結婚離家了,弟弟結婚也搬到外面租房子,爸媽呢也漸漸變老了!老爸未雨綢繆,先做了遺產的規劃,免得將來「遺產變成一把無情刀」的戲碼在自家上演,老房子當然就歸大哥一家人,但因爸媽都還在,小霞在家中的「地位」也沒有人置喙。


只是在爸媽相繼老病離去後,小霞有一天突然覺得小時候的家變成了「大哥的家」。下課後同事相約餐聚,以前她很自然地說要回家,來婉拒這類的邀約。但現在她覺得要修正為「要回大哥家」,才比較準確。不過,她倒還沒有自行購屋、自行「成家」的想法,直到兩種情境先後出現。


其一是早些年已出現的情境:有一天大哥的小女兒跟大嫂以不悅的口吻說,都上國中了,她不願再跟哥哥們還睡同一個房間。只聽大嫂尖聲回道,家中就這幾間房間,要不妳搬到「厝尾頂」去住!這是小霞第一次有搬家的念頭。


妳家住哪裡?


後來大姪子結婚了,接著小孩也出生,家中就更顯得擁擠,小霞自然的也升格為姑婆,小孩天真無邪,有一天一個小鬼跟小霞說:姑婆,妳為什麼都住我們家,妳家住哪裡啊?


非常小的小小孩,非常不經意的一句話,卻猶如千金重擔壓在小霞的身上,不僅讓她答不出話來,更讓她頓時萌生「何處是兒家」的悲情,想哭都哭不出來!因此即使大哥大嫂都沒有說過任何話,更未曾下過逐客令,小霞開始利用課餘時間積極的找房子、看房子,很快地在草屯鎮上看到一處預售的房子,兩個房間加一個車位才500萬,就訂下來了。


小霞十幾年工作下來累積積蓄有3百多萬,付三成自備款綽綽有餘,加上公教人員低利房貸,一個月大約1.5萬房貸,小霞輕鬆如意的就擁有了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家」。


單身、單親購屋需求越來越強


根據第一線賣房子的跑單小姐的觀察,近兩年來,類似小霞這種單身或是單親的購屋需求越來越多,他們在原生家庭當中已經不再是一家人,而是蛻變成親戚的角色,甚至可能被視為是外人。這些人他們購屋並不需要大空間、大格局的房子,只要是有個屬於自己空間的房子就夠了。


因此,在傳統上以透天厝為主的草屯房市,建商原本也擔心電梯大樓,又是屬於中小坪數的產品會賣不動,但推出後,卻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暢銷,一來可能是單身經濟持續發酵,二來是都會區高房價往外的推力,以自有交通工具往低價區購屋,已經成為市場新趨勢,讓低總價、低負擔的產品頻頻獲得市場的青睞。


當然,對於小霞的突然「離家出走」,自家小妹還是深感奇怪,總覺得其間是不是有發生什麼事?小霞倒是毫無懸念的說:再住下去,可能連親人都做不成了,我這個老姑婆會一變成仇人也說不定!


小霞放在心中沒說出口的感慨是:父母在,家在,父母不在,家何在!




註:這篇文字首刊今周刊官網https://www.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category/80404/post/201908210034/,引起了非常大的迴響,很多人看了都心有戚戚焉,你有沒有看過類似的情節呢?

2019年9月28日 星期六

財政部說空屋難認定 不課空屋稅 是不為也非不能也!



民眾認為房價高,都是因為很多人囤房居奇,建議要課空屋稅,而且是高空屋稅逼出空屋,藉以平抑房價,但是日前被財政部打臉了,理由是「空屋認定困難」。但真是這樣嗎?會不會是選舉到了,很多政策與理想都跟著轉彎,才是那背後說不出的真相吧!


5月中旬有民眾在國發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上提案,建議課徵空屋稅,且稅率要「有感」,一個家庭如果有1間以上的空置房屋,應該要課稅,稅率訂為房價的20%30%,以緩解高空屋率及高房價情形。提案很快就成案,財政部也依法在2個月內作出了回應,答案是不可行!


財政部官方說法,「空屋」定義及認定困難,例如偏鄉、老舊房屋、無租屋市場需求地區等非自願性空置情形,是否屬空屋稅加重課稅對象,均須加以考量;若以水電使用量作為空屋判定標準,屋主為規避課稅,恐造成水電之浪費。財政部的建議方案,就是把球踢給最怕縣市議會的地方政府。


台灣每10戶房子有一戶空屋


好吧!讓我們先來看看台灣空屋有多嚴重。根據內政部定期發布的「低度及待售住宅」研究調查顯示,最新資料截至2017年底,全國低度使用(用電)住宅數為864,835戶,佔全國住宅戶數比例為10.12%,這也就是房屋市場上大家常常加以引用並認定的空屋數及空屋率,雖然數量及比率比前一年度都有減少,但高達86戶空屋及每10戶有一戶空置的現象仍然十分驚人。


這或許就是有民眾會提出要課空屋稅的背景值,加上看到市場空屋那麼多,房價卻又無感降價,更讓市井小民覺得憤憤難平。事實上在這個公民提案之前,台北市政府也因東區空店太多,一度也提議要課空屋稅,因此不管官或民似乎都覺得該祭出空屋稅來逼出空屋。只是兩者結果都一樣,不是被財政部「搓掉」,就是被狠狠的打回票。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我們來看看別人是怎麼做的?同時看看市場的反應又是如何?


加拿大溫哥華率先課空屋稅


據了解,目前全世界真正課空屋稅的應該只有加拿大溫哥華一地,由於市場投機炒作太過於嚴重,2017 年溫哥華市長 Kennedy Stewart宣布,對一年內空置超過六個月的房屋徵收 1% 的空屋稅,結果在一年內空屋就下降了15%,或許有人認為1% 的空屋稅對有錢人而言,簡直就是九牛一毛,這位「勇敢的」市長還打算加重空屋稅呢,同樣投資客猖獗的另一大城多倫多,也在考慮要不要開徵空屋稅。


我們的近鄰日本,同樣飽受高空屋之苦,根據日本政府總務省最新調查顯示,2018年全日本空屋數達846萬戶,占住宅總數13.6%,雙雙創下歷史新高紀錄。


日本用差別稅制逼出空屋


日本政府擔心少子高齡化、高空屋率的情況持續惡化,形成治安死角、破壞社區景觀,20165月實施特別條例,對特定空屋開刀,希望屋主把用不到的空屋處分掉。


原本土地上有建物可享受固定資產稅優惠稅率,但是若被指定為符合傾倒損壞的危樓、髒亂、破壞周邊景觀等條件的「空屋」,優惠就取消,因而可能要多繳5倍的稅,屋主的持有成本隨之大增,這是另一種形式的空屋稅。隨後市場上及媒體就大肆報導,在靜岡縣有44年的獨棟老房子,標價1日圓拋售的奇特現象,因為該房子已經不是資產,而是沉重的負債了。


從以上國外的案例來看,空屋稅確實可行,並不是不能課,而且確實可以達到迫使空屋釋出的目的,若強度夠大,也絕對能夠達到平抑房價或是壓低房價的效果。關鍵就在於政府要不要做,當然政府可能還是會抬出「空屋認定困難」這大帽子。


空屋認定沒有想像中複雜


明人不說假話,關於「空屋認定」這個問題,確實是很複雜,也很難認定,但最早敢提出開徵空屋稅的台北市政府一定有解方,長期調查並定期發布「低度及待售住宅」研究的內政部也一定有答案。只是明年大選當前,只好來個「水仙不開花」,否則加拿大溫哥華是怎麼課空屋稅的?


這裡還是要提醒一下,很多政策並不是不能推動,只看政府有沒有心,很多政治轉型正義的大難題,政府都可以大刀闊斧的順利的完成,但是事關庶民居住正義的作為,卻是屢屢的轉彎,怪不得在看到空屋稅的命運後,有名嘴在媒體上、網路上大聲疾呼「居住正義已死」!


最後,空屋真的很複雜難認定嗎?看看上述有846萬戶空屋的日本,他們可以從中理出,347萬戶是屬於長期無人使用及預定拆除的住宅;431萬戶打算用來出租;準備拿來出售的空屋有29萬戶。另外平時沒人住,但週末用來度假、加班回不了家時用來過夜的「次要住宅」,則有38萬戶。看看人家,是如何做到的?